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164|回复: 0

羊倌愣九(王殿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4 18: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愣九是靠山村的羊倌,是从外地聘来的,贫下中农,只身一人,吃住在队房里。
  那时候,羊群可以说是队里的金库,社员们国庆节或中秋节能不能吃上肉,年末能不能分到工分款全指望这羊了。羊倌是仅次于队干部的实权人物,掌握着羊的存栏、饲料以及生杀大权。待产的母羊需要喂些精饲料,一般是粮食兑些麻饼,不然母羊没有奶水,小羊成活率低;出生不久的小羊羔需要贴补才能安全度过哺乳期,把煮熟的黑豆嚼碎塞在小羊羔的嘴里,每天按时按点的嚼(jiao)羊羔,一直嚼到小羊羔能够自己吃饲料了为止。饲料用了多少,就凭羊倌一句话。多少饲料吃进了羊的肚子,谁能说清楚?下了几只羊羔,成活了几只,羊倌说了算。小羊羔一出了群没几天就会和大羊一样滚沾成一个毛色,每天乱哄哄的挤出来挤进去,谁能辨得请那是大羊那是小羊。存栏的数量,只有羊倌清楚。那只羊该杀或不该杀也全是羊倌定夺,那些平时调皮捣蛋不好领瞭给羊倌添堵的羊自然必死无疑。
  生产队的羊倌有太多的油水了。
  队长把金库交给这样无牵无挂的人放心,没牵挂的人好像没地儿走漏东西。
  愣九给人的影响是呆头呆脑傻不拉几甚至还有些寒碜,手和脸永远也洗不干净,眉头和手背不知道是黑豆的颜色还是本来的肤色,胡子上面经常挂着一缕擦不完的清鼻涕。其实他的政治嗅觉特别敏感,见了干部总是点头哈腰笑脸相迎惟命是从,对干部的家人亲属同样能够做到恭敬有加,因此很受干部的信任,没少得集体的香赢。至于对待其他人,那就要看他的心情和那人的地位了,这一点,愣九拿捏得特别好。
  因为是自己养活自己,又有油水可揩,愣九的日子比那些拉家拽口的人家显得富裕一些,他有多余的钱买收音机。于是,你就会经常看见一个脸面黝黑,衣服发亮,手里摔着鞭子,斜挎收音机的牧羊人边放羊边听样板戏。收音机的声音随着愣九的走动和姿势变换高一声低一声的总是让人听不清唱词是甚,倒像一个怨妇在吱吱哇哇的唠叨。愣九有时候还会冷不丁吼上几嗓子,因为不成调调,你很难分得清是学唱样板戏还是吆喝羊群。好像这收音机没有离开过愣九的身子,愣九走到哪里,咿咿呀呀的声音就跟到哪里。
  愣九就这么潇潇洒洒的,特让人眼热。
  据说,这愣九是地主的儿子,他老子特别聪明而且又勤奋,在解放前家里就置了好多地,雇佣长工短汉打理。他老子还在地头地畔以及挨地的沟沟岔岔都种了树。这些地方蓄水好又不容易让牲口糟践,用不了几年功夫,树就可以成材。老地主过世的时候,树木成材了可儿子们还没有成才。这愣九兄弟因为平时生活自有长工短汉打理,自己从来没伸过手,天地里的生活一点也不会,更没学会半点管理,养成了勤吃懒做的坏毛病。现在没有老子监管了,他便一棵树一刀肉一棵树一块豆腐的换着吃。这是很不划算的买卖,但愣九兄弟从来没有吝啬过,真是羔卖爷田不心疼。愣九的名字就是这时候叫出来的,他的真名实姓是什么,人们已经记不得了。
  没几年,愣九兄弟吃光了树也吃完了地,最终吃穷了家,可这愣九兄弟个个吃的膀大腰圆。再没有可以变卖的东西吃喝了,愣九被迫走出家门寻找生计。愣九不会干农活,没人用,只好放羊了。旧社会人们认为放羊是和牲口打交道,没得说话,寂寞,成天臭烘烘的,不光彩,不机迷的人才做这样的活,是最低等的活。喂料、嚼羊羔、剪羊毛,一切都在东家的监管下进行,哪里有油水可揩。
  欣慰的是愣九从此学会了唯一的手艺-----放羊。
  土改的时候,愣九这个地主的崽子成了响当当的贫下中农,那些贪占他便宜的人除了得到一个高成分的帽子外,树和地统统入了社。在日后历次的运动中,愣九没挨过一次斗还经常斗人甚至打人,煞是积极。
  现在愣九掌管了靠山村的金库钥匙,好不幸福。
  愣九因为可以弄点羊饲料,揪点肚底毛换零花钱,日子很是滋润,就是在粮食最困难的灾害期间也没受过饿,十分让人眼馋。
  愣九就这么潇潇洒洒的过了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0-2-19 06:09 , Processed in 0.133877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