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851|回复: 0

张三奶奶和李二奶奶(王殿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1 11: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张三奶奶不姓张,李二奶奶也不姓李,这是现在晚辈们依她们老公的姓氏如此称呼她们的。两位老奶奶同岁,出生在同一个村里,又嫁到了同一个村里。
  张三奶奶出生在大户人家,拾掇了一双锥子一般的小脚,站不稳也走不了路,“安分守节,足不出户”是村里老人们对她过去生活的统一评价。不知道是脚小的原因还是家教的结果。
  李二奶奶出生在穷人家,打小就没了母亲,没人帮她拾掇脚丫子,一双大脚板,站得稳走得快有力量,她不到十岁就担负起操持家务,帮助父亲干活的重任,她像男孩一样干练能干,生活充满了艰辛。
  张三奶奶是十六岁时嫁给邻村张家老三的。张家是坝上的大户,耕地多,牲畜多,自家人忙不过来,雇佣长工短汉们帮忙。张老奶奶是用骡驼轿子搬来的,婚礼的气派在当时当地是数一数二的,有鼓乐队,还有戏班子,贺喜的人坐满了张家大院的所有屋子,张家大摆了三天宴席。张老奶奶的小脚得到的赞誉远远超过了对脸蛋和服饰的赞誉,其实,她的脸蛋更白净漂亮。
  李老奶奶晚一年嫁到李家,是丈夫李二用借来的毛驴搬去的,吃了一顿糕,便算成亲了。李二和张三在同一个村里,李二是张三家的长工,从犁牛下田一直忙到立起碌碡,冬天接着饲养牲畜。种地、锄地、收割、碾场,一应农活李二都是一把好手,李二做活的利落和为人的实在深得张家的信任。
  当张三媳妇听说长工李二的媳妇和自己是同村的时候,就让李二把媳妇带来拉拉家常。一聊天,就对她产生了好感。张三媳妇漂亮的小脚和干净整洁的穿戴也让李二媳妇十分羡慕。两个同村的同龄人到此才彼此见面并开始上话。按照街坊的习俗,李二媳妇叫张三媳妇三婶婶,张三媳妇称李二媳妇为他二嫂嫂。从此往后,李二媳妇便隔三差五来陪张三媳妇拉家常,偶尔也帮助干些掰掰豆角拣拣豆芽的家务活。再后来,张三媳妇给李二媳妇在张家找了一份差事----在磨坊罗面,便于见面也好说话。张家的碾坊在院里的西墙跟下,离正屋不远,好天的时候,张三媳妇就会搬个马扎坐在碾坊的门口,边晒太阳边和罗面的李二媳妇聊天。这时,李二媳妇总会恭维:“看三婶婶捏干呀圪净的,外一对小脚板板漂亮的。”张三媳妇就会露出满脸的得意,夸张的把腿蹬直,炫耀得露出小脚左右扭捏。张三媳妇看见满身面灰白乎实沓的李二媳妇常说:“他二嫂嫂,有空了,把衣服洗一洗,白乎麻花的。”李二奶奶总是满口答应:“嗯呐,等我有空了,好好洗一洗,也像三婶婶一样干干净净,利整整的。”可是,在磨道里转悠抽扯了一天,身子特困,一闲下来,总想睡觉,老是没空洗衣服。每当看见干干净净的三婶婶蹒跚过来,李二媳妇就暗下决心:“有空一定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像三婶婶一样清清利利。”可惜总是找不出空,即使有一会空闲,总想躺一躺、坐一坐,歇歇困乏的腿脚和腰板。
  一晃几年过去了,地主被打倒了,李二也有了自己的土地,李二媳妇跟在李二的左右,在自家的地里欢快的忙碌着,享受着自由的欢畅和劳动所得的喜悦。李二媳妇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也渐次的长大。
  转眼,又入了社,土地成了集体的,大家都到集体干活,挣工分换粮食分红利。李二媳妇凭了一副好脚板像男人们一样爬坡翻山过沟,一年四季几乎没歇工,挣了不少工分。张三媳妇受小脚的拖累,不能干活,至多春播的时节去场院里切切山药籽,往往挣不了几分。每当见了李二媳妇她就会说:“他二嫂,看你捏大手大脚的,能行能蹿的,会挣工分,我路都走不动,连个分也挣不了,成废人了,旧社会害人呀。”李二媳妇就会安慰:“三婶婶,做不了就坐的享福吧,少受劳累,别像我没个闲,您老小脚妙手的多幸福呀。”
  李二媳妇受了劳碌也享受了分红利的喜悦,张三媳妇少了劳累享了清福也尝了紧日子的苦涩。
  眨眼,两个媳妇都成了八十多岁的老奶奶,都没了丈夫,都被接到儿女们家里安度晚年。蹊跷的是,两位老奶奶都得了同一种病:小脑萎缩,严重失忆。
  张三奶奶经常端详着自己的小脚对儿女们说:“看你二嫂嫂捏一双大脚,能行能动的,多好了,娘这臭脚,闹的一辈子甚也做不成。”儿女们就安慰:“天下数娘幸福了,一辈子也没下过田地,没受罪,还想做甚了。”看着不解人意的儿女,张三奶奶总会长叹一声:“你们懂个甚。”然后就沉默不语。现在,张三奶奶最大的向往就是走出院子到街里看风景,儿女们怕母亲腿脚不便出个岔三岔四,很少让她出去,让她在院子里活动,可她总是一不留神就拄着拐杖溜出院子,腿脚想不到的利索,走不动了,席地一坐,歇好了再走,害的儿女们经常上街寻找。灰土麻花的张三奶奶坐在马路牙子上手搭凉棚望着过往的行人发呆,儿女们连哄带劝地把她搀回家里,张三奶奶总会一步三挪的叫嚷脚痛并且嘟嘟囔囔的:“一天到晚关在家里,闷死了,闷死了,你们都想闷死我呀。”张三奶奶的衣服总是擦抹得不干净,儿女们要把她的衣服脱下来洗洗,十分的犯难,她不但不脱还会大声的申辩:“刚洗了,还要洗,你们闲得没事干了。我的衣服是全村最干净的,不信问问你二嫂嫂,村里有谁比我干净。”换洗一次衣服,比登天还难,直到儿女们变了脸色,才不情愿的换下来,往往弄得儿女们哭笑不得。为了防备她溜出院子,铁街门上经常挂着锁子,张三奶奶就用拐杖敲打着铁门大声喊叫:“救命呀,救命呀。”经常招来爱看热闹的人,张三奶奶就满脸诚恳的央求:“亲格,救救三奶奶,快放三奶奶出去。”看见没人搭理,张三奶奶就在院里不停地转圈圈,拐杖有力的敲击着地面。
  李二奶奶在闺女家里却是很少出门,盘腿挽手的一坐就是大半天,身子靠在被子垛上,常说:“这身子乏的,你们拾掇吧,娘歇一歇。”好像刚刚干过活,她经常抚摸着自己的脚板子自言自语:“看我的这大脚板子没样儿的,占了半炕。你三奶奶的脚才好看,粽子一色的。”老想把脚板子藏在屁股底下。闺女们怕老娘坐出病来,想让她多活动活动,就劝老娘出去转转,劝来劝去也不见动静就戏逗老娘说去看看三奶奶的小脚板板,李二奶奶就生气了:“女人家的,少抛头露面吧,好女人要安分守节,别叫人说闲话,有空了,给娘洗洗衣裳,穿的潮哇恶水的,叫人笑话。”好说歹说也不肯出去。一下地了,就把外衣脱下来摁到水盆里揉搓,闺女赶紧去抢:“刚换过的衣服,怎么又洗呀?”李二奶奶满脸的疑惑抓着不撒手:“谁给洗来,都好几个月没洗了,看你三奶奶捏穿得干干净净的。”等没人在跟前时,就急火缭乱地把自己的衣服找出来,放在水盆里洗,边洗边磨叨:“这么脏的衣服也不洗一洗,穿出去也不怕叫人笑话,就知道个蹿门子。”满脸的怨气和不屑。有时候把新衣服也拿出来洗了,闺女只好把她的干净衣服藏起来,总是藏都藏不迭。
  两个老奶奶就这么折腾了几年,先后悄悄的走了。
  在天堂,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如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0-9-19 01:56 , Processed in 0.135004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