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809|回复: 0

铁证(王殿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1 11: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张库大道是进口里出口外的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商客和走南闯北的路人络绎不绝。路的后面有个很大的淖儿,雨水涝的季节,四周八下的洪水都汇聚在淖儿里,形成一个大大的海子,海子深处有一丛一丛的芦苇和水草,栖息着许多南来北往的水鸟,有叫来名字的,也有叫不来名字的,海子里自然生长的小鱼和青蛙蝌蚪等小生物为它们提供了丰富的食源,养得它们膘肥体壮。娇惯的它们经不得北方的寒冷,往往在立秋过后,就拖儿带女的迁徙去了南方,走得干干净净。临淖而居的村子里的后生们常在有鸟的季节去逮水鸟摸鸟蛋,但有收获的不多,因为海子里淤泥深风险大。淖的周围是耐碱的芨芨草和小灌木,杂乱茂密,栖息着田鼠獾子狐狸臭狗子等食草或食肉的 小动物,偶尔还有饿狼出没。干旱的年份淖里能够晒出咸盐和芒硝,产盐的季节,捞土盐的铲芒硝的熙熙攘攘。拴子看准了商机,在村头搭挂了几间小屋,一间做食堂,其它做客房,为过往的行人喝口水吃顿饭歇个脚提供方便,自己也赚些养家糊口的零头。几年下来,日子还算过得去,拴子周到的服务和公道的要价获得了过往客商的认可,打间歇脚的客人渐渐多了,以往带着干粮捞盐的也开始到店里歇脚吃饭了。   
  一天,一股溃兵打村子经过,几个疲惫不堪的溃兵冲进食堂把蒸笼和饭屉里的熟食吃了个干干净净,他们吆五喝六的让拴子赶紧做饭,拴子不敢违拗立马张罗。随着几声凄厉的枪响,溃兵们撒腿便跑,待拴子追出来要钱的时候,溃兵已跑得无影无踪。又一队追兵像蝗虫一般扑了过来,他们在屋里翻箱倒柜地搜寻,把藏在案板底下的荞粉搜了出来,乒几乓嚓地吃了个精光。吃完要走的时候,拴子拉住一个兵爷要荞粉钱,谁知道兵爷蛮横地不承认吃过荞粉。眼见过去的辛劳化为泡影,拴子怎肯甘心,拉住兵爷死不撒手。越来越激烈地争吵招来了胆大的村人和其它兵爷的围观,兵爷要急着赶路,拴子是不给钱决不放手,两人揪扯成一团,知道真相的兵爷们没敢动粗,后到的兵爷们不明就里,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有百姓也有追兵。兵爷和拴子各执一词,有人不知道真相无法判定谁说得有理,知道真相的又不肯也不敢出面作证。
  正在吵吵闹闹的时候,一个骑着洋马的长官经过,围观的众人嚷嚷说让长官来评评理,他听完兵爷和拴子的申述,气呼呼的坐在卫兵搬来的凳子上,他瞅瞅兵爷又瞅瞅拴子,看着两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满脸的气愤,不知道他是气愤村民的刁蛮还是气愤自己属下的无赖。他思忖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能定夺,人墙外面传来嘘声,好像在笑话他无能。他一摔马鞭跳起来,抽出腰刀大喝一声:“打开看看。”几个如狼似虎的兵爷把那位兵爷扭住,撕开了上衣。看着眼前的情景,拴子吓得赶紧抱住长官说:“钱,我不要了,不要了。”长官把手一挥,甩开拴子,凶巴巴地盯着拴子,咬牙切齿地喝道:“打开看看。”随着一声惨叫,没咬碎的荞粉和着鲜血从兵爷的胸腔里滚落出来。长官用马鞭拍了拍拴子的肩头恶狠狠地说:“算你有理。”然后扔给拴子一张纸票子,对他的士兵大吼一声:“抬上走。”人们惊恐的四散逃去。
  拴子吓得尿了一裤子,他后悔早知道如此,那碗荞粉钱不要了。思前想后,拴子感到不能在村子里待了,他收拾了东西,带着家眷连夜逃到了后草地。
  果然,总有陌生人隔三差五来村子里找拴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0-2-19 06:37 , Processed in 0.113693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