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001|回复: 0

无题(王殿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9 09: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在瑟基河上游大山背后黄土圪塔下面的阳婆弯弯里,有一处整整齐齐的大院,院内正面是一排冬暖夏凉的土窑,正屋石条台阶下面的院子里,东西两面是屋脊稍微隆起的卷棚房,南屋中间偏右的位置是宽宽的大门,厚实的大门上面铆着的大铁钉仿佛黑面馒头一样,横竖成行,一条石头凿筑的门槛横在大门外,为方便大车的进出,门槛上凿着深深的车辙,插着飞檐的门楼高出南屋一截,煞是气派,方石砌成的门墩更给人以朴实和庄重的感觉,大门外的墙根两面各有几根石头雕成的拴马桩,几只石头雕琢的小狮子蹲在拴马桩顶端,目不转睛地盯着四周。院子的正屋里住着瑟基河上游有名的财主乔掌柜,西屋是他家的牛羊骡马圈,东屋是长工伙计们休息和吃饭的地方,南屋是仓库和车棚。乔掌柜是这一带的财主,有几十顷土地,有成群的骡马牛羊,还有几家商号分布在瑟基河流域,据说塞外古城张家口也有他家的商号,而且还有几领方阵的商队(一领方阵有车大约十五到三十辆)。商队往返在张垣和大库伦(今乌兰巴托)之间,去的时候拉的多是粮食食盐药品茶叶烟草,回来的时候拉的是金银毛皮以及皮毛制品。听老人们说,大库伦的金银多得可以用簸萁戳。一年几次的往返,乔家的财富可想而知。-
  一天 ,在去大库伦的路上,当车队经过一片荒漠草地时,伙计发现一只大灰狼紧紧跟在车队的后面,不离不弃地跟了好长时间,灰狼随着车队的快慢调整着速度。车夫们可以清晰的看见灰狼的血盆大口和尖利的牙齿,很是害怕,灰狼的跟随大大的影响了车队的进程,带队的头儿便召集随从进行驱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灰狼就是不肯离开车队,大家只好进行围堵,灰狼没有进行剧烈的反抗和挣扎,车夫们没费多大力气就擒住了这只灰狼,有细心的车夫发现灰狼的奶头肿大奶腺清晰,认定它奶着崽子,便动了隐恻之心,不想害它性命,可又担心它伤害无辜,他们从车辕上摘下一个大铃铛拴在灰狼的脖子上 ,然后把它放了。
  没了灰狼的骚扰,商队安心地继续北上,向大库伦奔去。-
  第二天早上,当乔财主家里的长工短汉们打开街门准备下地干活时,发现大门口有一只戴着铃铛的大灰狼,头枕门槛,已经气绝身亡。大家十分惊讶,赶紧喊出乔财主。乔财主看着死狼也非常纳闷,他清楚地认出了那个大铃铛是自己家车队的,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车队遇到了怎样的情况。长工们七嘴八舌头地议论说:这是上天赐给的美食;看看,该乔家发财,狼临死都来乔家,分明是来送肉;真是狗往粪堆上屙,钱往涩(多)处跑。乔财主让长工把狼抬进院里,让做饭的师傅剥下皮子,把狼肉剁开煮在锅里,煮了满满一锅,给长工们美美地吃了一顿,也算改善了一次伙食。长工们边吃狼肉边以诌媚的口吻吹捧着乔财主:上天如此惠顾,那有不发财的道理。
  过了几十天,车队头儿衣衫褴褛地只身返了回来。原来,商队放了大灰狼以后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土匪,货物和车辆全被抢了,随从也被打得死的死伤的伤,腿快的四散逃去,他们害怕丢了货物承担责任,不敢回家,车队头儿感念乔财主往日的恩惠,思忖再三还是决定回家复命,辗转多日终于返回故里。-
  谁料坏事从此开头,此后,乔财主家没有一件顺心的事。牛羊骡马不明不白地染上疾病,尽管百般医治总是断断续续地死亡,田地和商号的收入也一天不如一天,时常有土匪和流寇上门叼扰,干活的长工也没来由地时常发生事故,最后祸事降临到家人的身上,没几年功夫,乔老板一家消失得干干净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1-6-21 21:18 , Processed in 0.128020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