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499|回复: 0

不省心(王殿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5 15: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不省心一出生就让人不省心,他出生时正赶上三年困难时期,老妈缺少奶水,他经常饿得哭,咿咿呀呀得让人烦,父亲就恶狠狠地喝斥:“你再哭,看老子把你送人。”他仿佛听懂了一般立即停止了哭泣,惊恐地看着凶巴巴的老子。那个以生孩子为娱乐的年代,谁家没有七狼八虎,谁还会待见别人家的孩子,但谁也舍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人,多一口人就多一份口粮让大人填肚子。父母想尽办法拉扯这个生不逢时的儿子,他们用米汤、炒面糊糊代替奶水,母亲边给他喂糊糊边唠叨:“你个不省心,啥时候就让老娘省心了。”
  母亲为了多挣工分,经常把他锁在家里去参加队里的劳动,又担心他掉在地上,就用一根布带子将他拦腰系住,带子的另一头拴在窗档子上。待收工归来,他要么在嚎啕大哭要么已经哭累了趴在炕上熟睡,身上冰凉粘着屎尿,布带子绷得紧紧的。母亲抚摸着他孱弱的身子,又是痛爱又是无奈地说着那句千篇一律的话:“你个不省心,啥时候就让老娘省心了。”
  不省心渐渐长大了,上了学,并从小学一戳腔腔读完了高中。这一阶段他特别省心,没有用父母接送,也没有因为作业、成绩、纪律、师生关系、学工学农学军和批判资产阶级等这样那样的问题被老师训斥过或叫过家长,更没有因为饥饿而哭闹过,相反他特别地懂事,饿了也会坚持到放学,父母不在家,他就会盛半碗生面倒一股冷水拌成疙瘩,风卷残云般填进肚子,然后该干啥干啥。拔猪菜、割兔草、担水、清理卫生,会做的他总是不等吩咐就做了,让父母欣慰和欢喜,更让父母欣慰的是他在读完高中之后没有像其他孩子那样死磨硬缠地让父母筹钱补习。从放下书本那天起他就自觉地和父母一道参加集体的生产劳动,脏活累活苦活他也能够毫无怨言地接受,是人见人夸的好劳力,也是父母的好帮手。母亲再没有说过那句挂在口头的老话。
  联产承包之后,地里的收入逐渐满足不了生活的需求,村里的青壮年都学会了在农闲之余外出打工赚钱,不省心也跟着朋友们外出去打工。他们下了班车走出站口,不省心被身上背负的行李衣服工具等物品拖累得跟不上队伍,有人建议他买个背包把零碎的东西装在一起好行走利索。他听了建议就让同伴看着东西走向站口对面的地摊准备买个背包,问了价格交了钱,不省心拿起摊主递过来的一个背包着急火燎地走向同伴,好赶紧整理好东西一起赶路。他刚走出五六步,就听见摊主大声召唤:“买背包的,你回来,你回来。”他回头问:“咋了?”摊主问道:“你买了几个包?”“一个呀。”“你打开看看,是一个吗?”他顺从地打开背包的拉链伸进手一摸,果然从包里又拉出了一个包,他解释说:“我--我不知道你给了两个。”摊主不依不饶地嚷嚷着:“你买了一个,怎么拿两个?什么便宜也想瞅。”摊主不容他辩解,拉住他要两个包的钱。人人都看出是这个圈套,但没人帮他说理,同伴也不敢帮他说理,他只好交钱了事。有同伴半是同情半是艾怨地说:“办事小心些,真是不省心。”他感到很憋屈,谁能想到这么讹人的,他默默地跟在队伍后面。
  一行人终于在傍晚时分到了燕京,他们在车站旁边的小面馆一人叫了一碗削面,算是晚饭。吃了面喝了面汤,他感到心里略微舒坦了些,有心情观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一家挨一家的灯火通明的商铺。他看见对面商铺货架上摆放的蛋糕,觉得应该买点,便于随时垫补一下,不至于挨饿,今天他就饿了多半天,没人说吃饭他也就没敢声张。他向糕点摊走去,问了单价,又问了老板要不要粮票,他知道面食品是要粮票的可是他没有粮票,老板告诉他不要粮票,他放心地要了一斤。待老板包好蛋糕收钱时说道:“还有一斤面票。”他争辩说:“不是说不要粮票吗?”老板不屑地说:“你是哪里的?现在粮票早就作废了,用的是面票,你连这都不知道?一斤面票一块钱。”老板边说边扔给他找出来的零钱,毫不客气地多收了他一块钱,回头去招呼其他客人了。他呆了片刻,想到无处说理,就默默地回到同伴中。
  大家在车站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赶到工地,安顿好食宿,下午便上工了,搬砖砌墙。活虽然累些,但对一个农村小伙子来说算不了什么,力气有的是,他们不怕使力气。眨眼过了二十多天,一切还算顺利。
  一天中午,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下了两个多小时,工地一片汪洋,道路泥泞,工地上不能干活了,老天爷给放假休息,大家睡觉的睡觉,玩牌的玩牌,喝酒的喝酒,想着法的乐呵,都不愿放过这个难得的休息时间。他睡醒后,看了一会玩牌,感到十分寂寞,就起身到工棚对过的商店买了一盒烟,待他走出商店,正好一辆警车呼啸而来,警车停在他的身边,从车里下来几个威武英俊的警察叔叔,他们揪住不省心:“暂住证呢?”“没有。”不省心在威严的警察面前像一个犯错的罪人一般,怯怯地回答。“那身份证呢?”“没没没带,哦,在宿舍呢,我去给你们拿。”他指着对面的工棚,口齿不利索地回答,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和警察打交道,确实有些紧张。警察再没问话,也没让他回工棚拿身份证,掀开大屁股警车的后盖,把他塞在里面,“哐”的一声关上盖子,又呼啸而去。他扭头一看,车里还有几个和他一样灰土麻花衣冠不振的人,唉,看看穿戴就怨不得警察把他们当坏人了。
晚饭的时候,大家没见不省心回来吃饭,就议论说:真是二牤牛进了紫禁城红火地找不见家了,撒野也不看个时候,真是个不省心。
  第二天,不省心还没有回工地,搭伴的师傅因为影响了干活就骂开了:真他娘的不省心,连一个月的活都做不下来就偷跑了,早知道不领他出来。人们叨念了几天,渐渐地都忘记了曾经有个不省心与他们在一起干过活,再也没有人提起他了。
  又过了二十多天,不省心灰眉土脸地回到了家里,老妈看着面黄肌瘦的儿子问:“怎么你一个回来了?咋了?”不省心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母亲:原来警察把他当做盲流,遣送回了当地,关在一个沙场里,强制筛了半个月沙,每天也没有饱饭,可叫他们整草了。“孩儿呀,你是不是做下甚的错事了,怎么警察不抓别人,就抓你?你怎么这么大了还是不让娘省心。”老娘喋喋不休地数落着,不省心知道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楚,就央求说:“娘,快做饭吧,我饿的慌。”然后爬上炕,蒙头便睡,任凭老娘唠叨,他要好好地睡一觉,把过去没睡的觉都补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1-6-21 20:14 , Processed in 0.173655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