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085|回复: 0

看谁硬(王殿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2 11: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牛哥和马哥分别住在相邻不到二里的两个小村子里,两个村子的耕地犬牙交错,地堰搭着地堰,两村人吃着一个泉子里的水,烧着一座山的柴,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仿佛一个村的。
  俗话说:“农村人眼窝子浅。”好起来了,你家送他家一碗糕或他家送你家一团粉条,你家借他家一升米或者他家借你家一斗面,你帮他看看孩子或者他帮助你圈圈牛羊是最平常的事,你叫他喝顿酒他让你啃顿骨头,甚至你烧他家一捆柴他挖你家一箩筐菜都不是问题,但要是有意见了,你家的猪拱了他家的菜或者他家的牲畜踩了你家的禾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计较并引发争吵,甚至是一场战斗。
  年轻气盛的牛哥和马哥因为日积月累的磕磕碰碰吵过嘴也动过手,甚至还引发过两个家族的矛盾。两个愣头青,谁也不甘心服软,正所谓:针尖遇到了麦芒。牛哥财大气粗怎会不要个上风头,马哥虽然家贫但人丁兴旺也不甘站在下风头,邻里们的打劝也无法化解两人不可调和的矛盾和淤积的疙瘩,长辈们的调解也无济于事。穷山沟里知文识字断理说事的人少,大家又怕处理不当得罪了这两个愣头青。牛哥和马哥都认为自己有理因此互不相让,都叫嚷着要到县里去打官司,让官家给断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一年的寒冬腊月,趁当年的农活已经结束来年的农活还没有开始,牛哥和马哥相跟上一起到百里外的县里去评理。他们刚走了一会儿,西北风就卷着鹅毛大雪吼个不停,仿佛为他们的出行呐喊助威。         
  这一年的冬天分外特殊,白毛呼呼一刮就是好几天。风雪填满了村口行走的胡同,地圪陇下也埋满了积雪。
  眨眼半个月就过去了,也没见牛哥和马哥回来。两家的人揪心吊胆的搁记着出去打官司的亲人,都盼望着各自的亲人能够凯旋而归。虽然两家人都想去县里探寻一下事情的结果,但苦于天寒地冻路途遥远没有办法,只好耐心地等待。很快到了年根,还不见牛哥和马哥回来。两家人着了急,瞅摸了个好天气,赶紧托亲朋好友上县里打问,探寻究竟怎么了。派出的人出去不到半日,就在离村不到三里的山坳里发现了牛哥和马哥的尸体。牛哥在前面圪蹴着背靠大石头,马哥圪蹴在稍微靠后一些的大石头后面,两人硬得像石头一样,两人带的干粮都一点没动,也冻得像石头子。牛哥的面前有一堆烟灰,烟袋里的旱烟抽得干干净净。
  人们猜测:可能那天穿着破棉袄的马哥扛不住风雪天的寒冷,首先圪蹴在大石头后面避风雪,穿着老羊皮衣的牛哥圪蹴在前面的大石头下面等待着马哥,为驱逐寒冷牛哥一锅接着一锅地抽着旱烟。因为怄气,他们谁也没有搭理谁,更没有向对方屈服,或许一方提出过现在回家,等天好了以后再去打官司,而另一方没有答应。或许穿着老羊皮袄的牛哥看着穿破棉袄的马哥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并渐渐僵硬,牛哥充满了庆幸和惬意,待他想站起来回家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了。
  仇恨麻木了两人的思想也麻木了他们的肢体,老天爷帮助他们彻底地消除了仇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1-6-21 20:57 , Processed in 0.155172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