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959|回复: 0

一碗水难端平(左闪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2 10: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妯娌之争

  自从二胎政策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宝妈寻思着生了闺女后,怎么也要再生个儿子,有儿有女的家庭正好凑成一个“好”字。一来孩子们都有个商量的人,二来,谁都有老的一天,孩子们轮流着伺候,也不至于让孩子压力太大,这样的愿望固然美好,奈何也有事与愿违的时候。
  每年腊月,黑小子一家都要回友叔家小住一个星期。这天下午,友叔一家早早地站在大门口迎接黑小子一家,小美(友叔家的二媳妇)以刚生完孩子体虚为由没有出席迎接活动。少时,就在小美的土坯房里吃了一顿团圆饭。饭后,阿娇(友叔的大儿媳)拿出了给大家买的礼物,友叔友婶乐呵呵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有人都有礼物,唯独小美什么都没有。
  阿娇走过来笑盈盈地搂着小美的肩,说:“弟妹,真抱歉,嫂子本想给你买双鞋,就是不知道你穿多大码的,怕买了你也不合适就没买,你不会介意的,哦?”
  小美勉强挤出个微笑,说:“嫂子,我有好多鞋呢,天天在家带孩子,谁看我穿什么呢?”小美暗自思量着:“大嫂这是小看我了,妯娌之间过好了,她妒我,过糟了,她笑我。加上之前,她在我婚礼上看似夸赞,实则嫉妒,就连我回门之前她还挡在公婆屋里要她彩礼比我少的那一万。她肯定觉得我是个威胁,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真心待我?送礼物是个噱头,彰显她贤良淑德倒是真。看她那眼神儿也不是善茬儿,想想今天这架势,就好像宝钗进府一样,好生隆重,不得不妨。”
  第二天黑小子一家去拜访他姥姥以及他的舅舅们,并带了不少礼物,阿娇是个精明的女人,说话办事有眼力劲儿,在外人面前感觉所有长辈都是主子,她自己是个奴才一般,着实让人心疼。于是,大家都很喜欢她,都夸她灵,是个好媳妇。
  第三天,阿娇吃荤,小美吃素,可就愁坏了主厨的友叔友婶,阿娇很懂事地说:“其实荤素都一样,弟妹爱吃素,咱就做点素。不过大年已至,吃点素,这一来,下奶少,孩子吃不饱。二来嘛,传出去不好听。三来呀,您二老做起来费功夫,不如少数服从多数的好,还是吃荤吧。”
  小美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喜好,并且她对阿娇就是排斥,说:“我就是不爱吃荤腥,既然你们都吃荤就一起吃荤,我自己开小灶。”小美暗自思量着:“别人不知道你手段,我可知道你心里打什么鬼主意,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友叔为了缓解尴尬只得答应荤素菜各做一份,荤菜素菜都齐了,友叔给友婶夹了一筷子荤菜,说:“老百姓最爱过年,一家子就图个团团圆圆。想以前,想吃荤菜还没有呢,现在好了,能沾荤腥了,看现在的人们都吃得胖乎乎的,抵抗力强了不说还干活有劲儿。当然,天天吃荤腥也不行,现在吃荤多了,得血栓,得“三高”,糖尿病,那就吃素菜,补充维生素,健康还养生也挺好。尤其这女人们,多吃素菜,脸上这些褶皱,色斑全淡化了。”说着又给友婶夹了一筷子素菜。
  “爷爷,不管荤菜素菜,是不是吃了都变成了屎?”大孙子一发言,果然不同凡响,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气氛也和谐了不少。
一个星期后,黑小子一家要回市里了,友叔一家一个劲儿地往车上拿土特产,直到把面包车后备箱装满。目送着儿孙离开,友婶婶哭了。

关系决裂

  又是一年腊月,黑小子一家又回友叔家小住。同样是一个干冷得下午,友叔一家早早地站在大门口迎接黑小子一家,小美以怕孩子着凉为由没有出席迎接活动。今时不同往日,小美搬到砖房里居住了快小一年了,原本布满灰尘的家具经过小美每天擦洗也亮堂了,就连满地污垢的地板也拖得越发明亮了。衣柜里衣物更是整理得井然有序,墙壁上还贴了新壁纸。虽然是平房,但装扮的丝毫不比楼房差。
  阿娇走过来冲着小美笑盈盈地说:“弟妹,你这产后恢复的挺快呀!幸亏我没给你把那件貂绒大衣买回来,这要是买了,太宽松你穿起来也不好看啊!去年我住这屋子时候都是灰尘,今年就亮堂起来了,收拾得真好!”
  “没关系,嫂子。我现在瘦下来了,十七八岁的衣服都能穿得下,还省了不少买衣服的钱呢。”小美也冲着阿娇笑了笑,说:“嫂子也知道,我向来吃素,也不喜欢杀生。把貂的毛皮硬扒下来,想想场面真够血腥,给我穿我也不可能穿。”
  晚上,阿娇见砖房打扫得挺整洁就不想去土坯房睡了。经过学习了了一年的圣贤文化,小美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对阿娇有些怠慢了,她试着伸出手握手言和。于是邀请阿娇道:“嫂子舟车劳顿,今天就在这边睡吧,我也好向嫂子取取经,多教我些育儿方法。”
  “我怎么都行。”阿娇依旧笑盈盈地说:“我这小虎蛋离不开我,又怕睡不下。”
  “没事,二黑小跟着去后屋睡,也好跟他哥回味回味小时候的生活。”小美天真的以为自己太过敏感,正好借此机会消除妯娌间的误会,却不料黑小子在炕上装睡就是不起来。小美一看这架势,这分明不是自己邀请,简直就是人家撵你一家子嘛,开始怀疑自己的让步是否做得对。
  “黑小子,起来,过去睡哇,开了一天车了,乏了,可长时间没见面了,咱们爷儿几个唠唠嗑,你们妯娌两个也收拾收拾睡吧。”友叔过来解围,可黑小子就是没有动静。
  “小美住土坯房时候就干净,住砖房还干净,住上楼房就更干净了。”友婶婶把她家小儿媳妇夸了一顿,大儿媳的脸色顿时由晴转阴,指着黑蛋儿(黑小子的儿子)说:“看你那脏的吧,走,去土坯房睡去。”
  第二天,黑丫(友婶婶的孙女)向往常一样大老远就喊:“爷爷抱抱,奶奶抱抱。”友叔找了个理由走开了,友婶婶经不起小孙女再三纠缠,索性跟小美照实说:“小美,等你嫂嫂走了,我再抱黑丫吧。她在,我不敢。昨天睡觉前还把我们两个老的可让捏数唠了一顿,说是亲近了你了,疏远了她了。她爷爷说,小美好说话,照实说了,也不为难我们两个老的。要是不说,就怕两个媳妇格言,把我们两个老的搁置了中间更不知道该咋办了。”
  听了友婶婶一席话,小美啥也没说,抱起孩子走开了,心里暗自思量着:“你们怕大儿媳受委屈,就不怕我受委屈?按道理应该是大的礼让小的,你们家怎么还反过来了呢?我看你们这是以为我真的是傻得没心没肺了吧?”
  吃早饭的时候,友叔总是那么鼻子灵敏,老早嗅到了妯娌间的火药味儿,于是拿出大家长的样子开始发表言论:“中秋团圆,大年人全。从古至今咱们老一辈留下的,千里江河归大海,尽管你们弟兄俩都成家了,但是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都是一个爷爷的子孙,不管走了哪里,你们兄弟都是对方的至亲,不管发达还是不发达,都要相互扶持,相互包容。再有,老天爷眷顾,祖宗保佑,咱们穷人家两个小子尕溜扁担也娶了媳妇了,孙子孙女都有了,两个媳妇都是大功臣,感谢两个媳妇看得起咱穷家庭,不嫌弃女婿长得黑,跟着女婿们白手起家不容易,还有你妈,人实在,没甚坏心眼儿。要是因为说话方面让媳妇们受委屈,还望媳妇们看在她养育你们女婿份上不要与她计较。这人,但凡上了年纪,就这,说了重说没意思。行,咱们吃饭,吃完再去眊眊你们姥姥和舅舅们,今年小美就别去了,孩子小,感冒就麻烦了。”
  两个儿子都往各自媳妇的碗里夹排骨,孩子们也吃得津津有味。小美爱吃素食,就把自己碗与友叔空碗调换了一下,说:“别光看着我们吃,你们也吃吧。”听到小美赶了趟儿,阿娇也招呼起来:“您儿夹的吃吧,快吃吧,别吃得凉了。”友叔友婶也连连答应着。
  吃过饭后,友婶习惯性地把黑丫放在膝盖上,说:“奶奶腰疼的,你跟奶奶上炕躺一躺,让你妈整理着洗锅去。”
  “啧啧啧,您儿又倒哄上孙女儿了?孙女儿跟您儿家姓,孙子就不是您儿家的种?您儿啥时候给我哄过一天?别人家重男轻女,您儿家倒是重男轻女呵!”阿娇看着自己在公婆这边的宠爱已经消磨殆尽,便开始抱怨起来,阿娇暗自思量着:“我是老媳妇,头一把交椅坐了这么久,你们以前怎么对我,现在就还怎么对我,稍微有点儿端不平这碗水,那就是偏向小的。我们经济条件好,你们以后养老还得指望我们呢。要是敢现在对我不好,以后就别指望着我们给你养老。”
  “我每天习惯吃完饭收拾,她奶奶也习惯指嘴儿,嫂子要是觉得哄了孩子,正好,我洗了一年多锅了,今天也终于解放了。”小美把围裙一撂,抱起孩子玩去了,阿娇也不做声了。友叔和友婶在厨房里洗着油腻腻的餐具没说一句话,只听得餐具在锅里叮叮当当的碰撞声,那不正是老两口心碎的声音吗?
  走亲戚回来,友婶婶从镇上买了些猴菇饼干,小孙女很喜欢吃这种甜甜味道的饼干,她就多给装了几块,剩下的少部分准备给孙子拿过去。小美抓住塑料袋准备再往出拿些饼干,提醒说:“她奶奶,你就不怕你大儿媳说你偏了大的向小的?”
  “你哥哥在市里,他们生活条件比你们好,回市里有这种饼干,想买多少买多少,跟咱们穷乡僻壤不一样。再说自己孙子自己能不知道?他从小就不爱吃甜食,他想吃啥,一会儿让他爷爷领着去小卖部买点啥。”
  一连好几天,友叔友婶把阿娇常错唤成小美,阿娇刚开始抱怨说:“你听听,你听听,又倒叫小美了,眼里都是小美,打心里也没有个阿娇的位置。同样都是孙子,凭啥猴菇饼干给我们孩子少?”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收拾着有关他们的东西准备回市里,包括照片。临走阿娇放出话来:“以后我们再也不回来了,要想让我们回来也行,把差我那一万块钱彩礼给我,不是我说,您儿们偏心偏得太厉害了!小美爱干净就让小美给您儿们养老去,以后有个病啥的也别来找阿娇。二黑小是亲生的,黑小子莫非是抱得?您儿们就当没生过大儿子,要不是我爸妈跟我们住了十来年,帮了十来年,指望您儿们?我们还指不定穷成啥样呢?”

争锋相对

  黑小子一家回市里那天,友叔一家一个劲儿地往车上拿土特产,直到把高配小车的后备箱和后排座椅塞满。目送着儿孙离开,友婶婶又哭了。
  腊月转眼又到了,黑小子带着黑蛋儿回老家过年了,友叔一家又早早地现在大门口迎接,唯独小美没有出席迎接活动。友婶婶大哭起来:“今年过年阿娇没回来,少了一个人,空唠唠的,做出饭给谁吃?以前年年都回来,怎么今年就不回来了?”
  “不是早跟您儿们说了?她上班了,忙得走不开。再说了,您儿哇不知道她为啥不回来?我娶得是猪,做出啥吃啥,二黑小娶得是画儿中仙,做得比吃得多。打小您儿就啥好给二黑小留着,我连个味儿也闻不着。快起来哇!别关车门挤了您儿手了。”黑小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转身又看了看哭成泪人儿的友婶婶,说:“快行了,行了,甭哭了,这才麻烦了,一回来就哭,再哭明年我也不回来了。”
  友叔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暗骂了一句“生分子儿”也没参与这些恩恩怨怨。
  黑小子手插裤兜进家看了一眼小美挑衅着说:“哟,这还有个人呢?我还以为你又坐月子呢?”
  小美白了黑小子一眼,继续玩手机。黑小子走到兄弟两家的婚纱照前,说:“看你们这婚纱照拍得好的,倒是价钱上去了,倒是不一样嘛。啧啧啧!看这好的。”
  小美觉得不能再忍了,再忍人家就真把她当傻子看了,于是接过话茬儿对回去,说:“就是哇!以前还不觉得,今天哥哥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看出些端倪来。你看这相由心生,心正的人,是一脸福相,穿什么都漂亮。心不正的人,就是穿上龙袍他也不像太子。”这一怼,黑小子无言以对。
  友婶婶哭喊着:“老天爷爷呀!你快睁睁眼哇!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冤家啊!冤家啊……”
  这次回来,黑蛋儿咳嗽的厉害,友叔着急地去请医生。每逢生病的时候,孩子最想妈妈,这孩子也不例外。孩子哭了起来,黑小子跑过去就是几拳,骂道:“男子汉大丈夫,泪蛋蛋你倒不少!长大了能成什么气候?给老子闭嘴!憋回去!”
  友婶婶一把抱住黑小子的拳头哭喊着:“你要打死他,你就先打死我!”
  黑小子撒开友婶婶的纠缠,说:“想当初,我可没少挨我老子的拳头,为了二黑小,我老子可没少砸我,那也没砸死我。”
  眼看着黑蛋儿越哭越咳,越咳越哭,输的液一点儿也进不去,小脸憋得发紫,小美想起自己小时候在外地求学生病,没有妈妈陪伴的日子,不由得心里一酸,又是拍背捋胸,又是安慰喂水,好不容易才把黑蛋儿哄好了。黑蛋儿听着婶娘讲得笑话,伏在她怀里睡着了。小美暗自思量着:“虽然他们夫妻俩对我并不友好,但是面对一个无辜的孩子,我竟一点也恨不起来。”
  几天后,黑小子要回市里了,友叔一家一个劲儿地往高配小车上拿土特产,直到把车后备箱和后排座椅全塞满。目送着儿孙离开,友婶婶还是哭了。

回头是岸

  一年后,老人搬进灾后重建的幸福苑,一大家子全团聚在一起。火红的对联,火红的窗花,火红的灯笼,火红的日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守岁,放烟花,相互拜年。新的一年新的征程,过去的就翻篇儿了。日子总还是要过的,所以,一切也必须要向前看。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突如其来的一场地震,把原本不富裕的家推上了一无所有的贫困。友叔友婶放弃了所有值钱的家当,唯独抢救出一个相册。他们呆呆地抱着积满灰尘的相册瘫坐在废墟旁,两个儿子冒着余震的危险赶回老家寻找双亲,一家人翻看着相册,重新开始了一次心路历程。兄弟俩摒弃前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论伤害了任何一方,最痛的还是父母,不管是兄弟间还是妯娌间,要学会相互理解,相互接纳,相互扶持,相互包容,才能真正的家和万事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1-6-21 22:07 , Processed in 0.154554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