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611|回复: 0

人间不凡爱(张玉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0 15: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一)

  “你这到底要干吗?”
  “你决定吧,要不他们在,我走,要么他们走,我留下。”
  空气中突然凝结着怪异、紧张、烟火与抉择。
  “为什么就不能都留下?”
  “因为我跟你过够了,穷够了,你为了这些无亲无顾的孩子,为了让他们吃好、穿好、念好书,竟可以弃我和你自己的孩子不顾。”
  “我怎么就弃你们不顾了,我不也因为这些孩子可怜嘛,让他们有个家有什么不对?”
  “对,对,你全对,错的都是我,那你就和这些孩子过下半辈子吧,我走。”说话间懊恼地拎起已收拾好的包袱就走。
  “奶奶别走,奶奶别走。”四个孩子已经哭成泪人,其中最小的孩子之雨拉着奶奶的手央求。可是最终还是没能挽回已走的心。
  看着老伴儿远走,年过六旬的忻语颓然坐在了身后的石头凳子上,心乱如麻,深陷眼眶的泪水冲击着悲伤与茫然。四个孩子泪眼婆娑的又围到了忻语的身边,最大的孩子之风怯生生地说,“对不起爷爷,都是因为我们,把奶奶气走了。”
  忻语默然摇头,抚摸之风的肩,强硬隐忍下了所有的落败,“不怪你们,一切顺其自然吧,以后我们爷五人一起好好过日子。”
  “嗯,我们一定听爷爷的话,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
  “有你们这句话就足够了。”忻语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颜色。
  人生路上,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做一件好事很容易,但如果一个人一生坚持不懈地把好事做下去,那将不再简单,甚至会付出太多,牺牲太多。
  这一天,忻语的女儿忻之爱带着一脸的怨气与不满来了,忻语不用想都知道女儿是来替她娘打抱不平的。女儿的开门见山果不出忻语所料。
  “爹你太固执了,你怎么可以因为这些非亲非顾的孩子把我娘气走了呢?”
  “你怎么和你娘一个腔调,什么叫非亲非顾,他们既然来到了这个家,就是我们家的一份子。”
  “可是他们和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你总说他们可怜,今天帮助张家,明天接济李家,后天又不知为了哪个孩子,那我和娘呢,我们和你有过一天好日子吗?”
  “是,是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和我一直过着穷日子,但我为这个家付出的也很多,给你的爱也不少。如今你都已经长大了,嫁人了,为什么我就不能把更多的精力与爱给这些孩子呢?”
  “不能,我不要和别人这样没完没了地分享父亲的爱,更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他们花您辛辛苦苦挣来的钱。”
  “还是钱,你都成家了还就是总惦记我那点钱能有什么作为呢?”
  “是,我没出息没作为,可我是你亲生女儿,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凭什么我们家的钱总花在外人身上,却不舍得给我呢?这对我不公平。”
  “公平?什么是公平?你有一个家庭让你温暖长大,有一个父母能够叫爹娘,有爹娘一路对你的疼爱,关心,你还觉得不公平。那他们呢,他们有什么,他们什么都没有,又向谁去讨还公平?”
  “反正自己的日子都过不好,有什么闲情管别人的事,操别人的心?你不累吗?”
  “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微薄,实在力不从心。但只要可以,我就想最大限度让这些孩子有一个家,让他们也可以享受家的温暖与爱。”
  “我不同意。如果你不让他们走,不让我娘回来,我宁愿没有你这个爹。”
  “你娘离开了这个家,你也是上门要准备和我断绝父女关系的,是吗?”
  “那是因为你薄情、自私,宁愿把爱把钱不断的给别人,却不愿为我们娘俩多考虑一点儿,多花一分钱。”
  “好,既然你这么不理解,这么觉得我不配做你的爹,我也不想勉强,就算是我们白做了一回家人。你走吧。”
  “哼,你会后悔的,等你老得动不了,看他们谁会照顾你、爱你、养你,给你钱花。”忻之爱撂下狠话扬长而去。
  忻语呆了,傻了,木然了。为了给这些孩子一个家,却破碎了原本的一个家,他的精神上倍受打击,心痛家人的不理解,不支持,同时也开始有一点点怀疑自己。
  可当他回头看见那四个如惊弓之鸟般的孩子蜷缩在他们以为避风港的墙角,那挂满脸庞的无言泪水,那恐惧无助的神情,让他觉得他的所为又全然值得,没错。这些孩子更需要一个家,一份爱。于是忻语收敛悲痛,含笑张开了臂膀,四个孩子不约而同跑进了他的怀抱泣不成声,忻语眨眨那满眼的迷雾,觉得不论付出什么,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这些孩子,他真的不能看着他们小小年纪就开始过那漂泊、流浪的生活。
  有些回忆又如潮水般涌现。
  那是1973年,靯厂工友中有一位老乡,生活非常穷困。忻语便主动担负起照顾老乡儿子的全部生活费和学费,这是他资助的第一个孩子,而这一资助就是整整4年,那时他也才是一个刚刚22岁的青春小伙子。但从1973年资助那第一个孩子到如今退休,资助就再从未停止过。工作30多年来,他将自己的积蓄几乎全部花在了那些穷苦孩子身上。无论多难,他都依然坚持,在那片依山傍水的农家小院里继续延续他和孩子们的那点点故事,片片深情,承担着那一份份沉甸甸的家庭责任,用尽一番苦心,化作一寸柔肠,不断引领孩子们健康前行,自强做人。让那些需要照顾和帮助的孩子们在他的精心守护下可以吃好、穿好、念好书。所以孩子们的好便是他人生最大的心愿与追求。
  如今就算原本的家庭破碎,他还将要继续走下去,继续爱好、守好那些需要他帮助、需要他爱的孩子们。所以尽管他退休了,他还不能停下奔波的脚步,还要挣更多的钱让孩子们读更多的书,将来更有出息,更大地回报社会。

(二)

  这个冬的雪格外不解风情,在狂风怒吼里肆意飞舞。可再恶劣的天气依然阻挡不住的总是我们要继续前行的辛勤步伐。
  “爷爷,今天的天这么冷,您就别去镇上摆摊了。”之风关心地说。
  “对呀爷爷,别去了。”其他孩子附和。
  “做事贵在坚持,不能让天气就左右、影响了我们,更何况不是有你们一路陪伴嘛,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温暖。”于是忻语把他所谓的“百宝工具箱”朝三轮车上一搁,“走了,孩子们。”四个孩子听从的一起坐上了车,出发去离家很远的镇上,每每到了摊点,孩子们与忻语摆好摊后,上学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你们快走吧,别耽搁了念书。”忻语催促。
  四个孩子就笑茵茵地朝着学校的方向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忻语心里总有太多的感慨,常无名的开心,又无由的酸楚,正当出神时来了营生。
  “我以为今天这么冷,您不会来了,看我这鞋偏偏挑这么个天开胶。”
  “没事儿,快着呢!”说着忻语娴熟地忙碌了起来,眨眼工夫已经粘好。客人留下2元钱满意地走了。
  来来回回,风雨兼程,忻语的热心与精湛成就了摊点的招牌。
  如果说时间是一个可爱的旅程,那人生就是一个不停努力的过程。
  忻语每天怀抱热爱,晨出晚归,与孩子们一起披着朝阳出发,踏着余辉回家。虽然钱挣的比较辛苦,日子过得比较清苦,但忻语的精神上却越来越感富足。
  大部分周末时间,忻语都要休息,因为孩子们不上学了。所以他想停下奔忙的脚步给孩子们改善一下伙食,做孩子们最喜欢吃的饺子。可忻语做什么,孩子们从来都不闲着,都会争着与忻语分担,虽然有时候做不好,但忻语喜欢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
  “爷爷你看我包的饺子有没有进步?”之风认真地问。
  “好,好,之风到底是大哥嘛,做傻像傻。”忻语乐不可支地答。
  “爷爷,你看我也不差吧?”之霜不甘落后。
  “好,都好,你们都是最棒、最心灵手巧的孩子。”
  说话间,饺子已经包好,锅中的水也刚刚烧好,不一会儿,一锅饺子就煮熟了。
  “爷爷我来盛吧!你别忙了,和弟弟们等着吃吧!”之风体贴地说。
  “好好好!之风长大了,爷爷等着吃。”忻语乐得合不拢嘴。
  五个人一张桌,虽然有些拥挤,但开心也从这儿开始点点积攒、流淌、奔涌。看着孩子们有滋有味的大口大口地吃着他们共同劳动的成果,忻语的心里就格外幸福,幸福就像花儿一样无声绽放,那沁香顺着他的血管流入五脏六腑,弥漫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有一种爱叫牺牲,有一种付出叫甘愿,有一种无私叫不图回报。忻语对孩子们的爱汇聚成了他生命不熄的原动力,湍流不息着温情与爱心。但也有凄凉的无奈与不解的声音回荡。
  有一天,一个老工友也是老兄长张乐来到了忻语的摆摊处,“老忻,忙着呢?”
  “哦,老兄呀,快坐,很久没见了。”
  “是呀!些许日子没见,你倒把在鞋厂的技术活又都搬到这儿了。”
  “嘿嘿!闲不住呀,这样过得踏实。”
  张乐看着那双粗糙的手拿起剪子又放下刀子,一个“伤口”在他的手里打磨,削剪,粘合,那么精心,那么认真,不由地说:“你修鞋的样子总是好像在雕刻艺术品。”
  “嘿嘿!老兄还是不改幽默!”
  “不是我不改幽默,是你不改初衷,什么时候都改不了那认真耐心劲。”
  “顾客们相信咱,咱就得让他们满意、高兴,所以我只是尽力而为。”
  “你呀!万事总想别人,什么时候可以想想自己?”
  “我这不是挺好的!”
  “还挺好,你的事儿镇上都传开了,不拿着退休工资享清福,反倒为了四个孩子又来这儿受罪,你这样做到底图什么?一辈子苦了自己,现在你的家也……,唉,这值得吗?”
  张乐讷讷地切入主题。
  一阵沉默。
  忻语双眉紧锁,脸上呈现一派凝重,“老伴儿离开的时候,女儿与我断交的时候,我也曾怀疑过。但看着他们能够有一个家,有一点依靠,有一份温暖,我就觉得无悔无怨,我也更不图他们的什么报答,只要他们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能够好好地念书,将来可以成为社会的有用之人,能够实现属于他们自己的价值就好。”
  “唉,老忻呀,你过得不易哟!从认识你到今天,我虽然不知道你帮助过多少个贫困孩子,但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停止过。可是现在四个孩子都靠你一个人支撑,不要太累了自己。如果今后需什么你就吱一声,我们是并肩作战的老工友了,我愿意和你一起分担一些。”
  “没事的,他们都是我贴心的小棉袄,很知心的,所以我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开心着呢。如果有需要的,我会麻烦老兄的,谢谢你的惦记。”忻语充满感激地说。
  “客气,朋友不就是在你遭遇困境的时候可以帮上一把的嘛。”
  “是的,老兄说得在理。所以,我能够在孩子们最可怜的时候,最期待有一个家的时候,给他们一份温暖与依靠,就是我今生最大的知足与幸福。”
  “老忻啊,我佩服你,心底无私天自宽呀!相信他们以后会有出息的。”
  “但愿吧,只要他们不违背做人的原则与底线,一切随他们开心吧!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呀!”忻语有些忧心那些太多不可知的未来,但他又充满信心,因为他心如明镜儿似的,那些孩子真的很懂事,也真的都在很努力的学习、做人。
  “唉,你这儿怎么摆这么多小凳子?”张乐不解地问。
  “一是为了让客人坐,二是为了让路人坐。”
  “路人?”张乐还是纳闷。
  “是的,我想给路人提供一点方便,尤其是老人,上街走累了,可以停下来坐在这儿休息片刻。”忻语认真地说。话音刚落,看上去一个70多岁的老人蹒跚过来,“忻呢,我又要坐一下。”
  “好,老常呀,您坐。”忻语赶快放下手中忙的活儿,起身搀扶老人慢慢坐下。
  “忻呀,你可是一个大好人、大善人呀!”
  “举手之劳,没什么的。”忻语搔搔头,憨憨地说,仿佛孩子般腼腆。
  “您说得没错,老忻可是个大好人,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张乐插话。
  “是呀,忻厚道、热情、亲切,他这片地儿给像我这样的老人提供了很多的方便哟!我总想来忻这儿唠嗑,几天不来就像缺了什么似的。”老人道出了肺腑之言。
  忻语无声笑颜。
  或许习惯就是这么富有力量。一来二往,时间一久,如果几天不见老常来他的摊点,忻语也会莫名有一种担心、牵挂。也许这就是人与人彼此间温暖的相怜,从心里升发的关爱。

(三)

  忻语的手里总有忙不完的活,在他的前面总是堆放着一双双鞋子,男式的、女式的、孩子的,有皮鞋、有布鞋、有运动鞋。但他对待哪一双都从不敷衍,从不马虎。在小小的修鞋机上演绎着他那朴实的岁月。而他的做人态度与精神也一点一滴成为了四个孩子成长的宝贵财富。
  “爷爷,我们放学了,咱们该回家了,您先歇会儿,我们来收拾。”四个孩子如常又来到了摊点处。
  “好,该回家了。”忻语放下手中的活儿正要站起,一个看上去八九岁的小男孩过来,“爷爷我刚才踢足球把鞋踢张嘴了,可是我身上没带钱。”
  “没事儿,爷爷免费给你修。”忻语诚挚地说。
  “真的吗?”小男孩满脸狐疑,但却已坐在小凳子上脱下了鞋。
  不一会儿,通过忻语的双手“雕琢”,鞋完好如初了。
  “爷爷手真巧,谢谢爷爷。”说着欢喜的把鞋穿好。
  “不用谢,乖,早点儿回家,别让家人担心着急。”忻语满脸的和蔼。
  “好,知道了,爷爷再见。”小男孩开心地挥手,恋恋不舍地几次回头。
  谁曾想,小男孩第二天早早又来到了摊点,拿出五元钱恭敬地递到了忻语的面前,“爷爷,给您钱。”
  忻语看着孩子手中的钱,心口莫名怔动了一下,“爷爷说过要免费给你修的。”
  “我知道,这是我的压岁钱,爷爷都这么老了还这么辛苦,我想……我想……”孩子有些羞赧地嘟囔。
  “好,爷爷谢谢你……谢谢你……”忻语没有再拒绝孩子友善的心意,强烈压抑着内心的那份激动。
  “那爷爷我去上学了。”
  “好,路上慢点儿,有需要的就过爷爷这儿来。”
  “我知道了,爷爷再见。”小男孩如风一样快乐地走了,带给忻语的感动却再难以平息,一直凝望着小男孩远去的背影,心里不停膨胀着暖暖的幸福。而从此他的摊点就又多了一些固定的小顾客,那就是小男孩和他的伙伴们。
  或许有些事情的宿命注定会让有些距离拉得更近。
  “爷爷。”
  忻语抬头,不禁奇怪,“唉,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小男孩委屈的泪水顿时流满脸庞。
  “怎么了孩子?别哭,快告诉爷爷这是怎么了?”忻语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
  “有大孩子拦截他要钱,还吓唬他。”之风气愤地解释。
  “是之风哥哥们帮助了我。”小男孩儿抽噎着说。
  “怎么还有这事儿?”忻语一时杵在原地乌云遮脸。
  “爷爷以后我来保护他,您别担心,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之风的表情,坚定而执着。
  忻语脸上的阴霾开始释然,“孩子,这么久了都不知道你叫傻?”
  “之爱!”
  这个名字忽然震惊了在场的五个人。
  “你和我姑姑……”之风迅速捂住了之雨的嘴。
  “之爱……之爱……”忻语错愕地自喃,“之爱好啊,父母的最爱。”
  小男孩不知道他的名字怎么了,只见大家的表情都很怪异,他也就不好再问什么。但那份心事也就因此搁置在了他那懵懂的心里。
  这天,五个孩子又一起相随在放学的路上。
  “之风哥哥,我有个问题。”
  “说吧!”
  “我的名字……”
  “噢!”之风心有余悸,“和我……姑姑一样。”
  “是吗?这么巧,但爷爷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因为他的之爱不认爷爷做爹了。”
  “怎么可能,爷爷那么好,那么好,我都好爱他,在他的身上总有股让人特别亲切的味道。”
  “因为我们,姑姑和爷爷大吵,后来姑姑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看望爷爷。”
  “怎么会因为之风哥哥们呢?”之爱穷追。
  “我们……是孤儿,是爷爷收留了我们,让我们才有了一个温馨的避风港,有家可回,有书可念,有人可疼。”
  “原来之风哥哥……你们是……”之爱想象不出的结果,所以让他一时语塞。不觉间已经到了忻语的摊点。
  “爷爷!”
  “之爱呀!”忻语热情地招呼,“孩子们都过来坐下歇会儿。”
  “爷爷,我想说……”之爱那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是崇拜地看着忻语。
  “之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忻语鼓励。
  “爷爷真伟大!”
  “这话怎么说?”忻语扫描了所有在场的孩子,依然没捕捉到话的因果。
  “反正好人一定会有好报!”之爱答非所问。
  忻语一头雾水,但却越来越疼爱眼前这个又机灵又善良又可亲又脱俗的孩子。他心想,或许那就是人们所谓的缘分吧。
  又一个星期转瞬过去了,之爱左手牵着一个穿着讲究而干练的男人,右手牵着一个行动缓慢的老人来到了忻语的摊点。
  “爷爷,这是我爸爸,这是我爸爸的爸爸。”之爱故作调皮地介绍。
  “哦!”忻语有些愣神。
  “忻呢,没想到我们爷孙俩都会是你摊点的常客啊!”
  “是啊,是啊,我确实是没想到。”忻语喜形于色。
  “那是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你带给的那份实实在在的温暖。”
  “我也没做什么,道是之爱帮我拉拢了很多小顾客哟!”忻语满脸堆笑。
  “那也不算什么,爷爷的手艺又好又便宜,可谓“物美价廉”,反正都要修,爷爷这里当然是首选了。”之爱迭迭赞叹。
  “这一老一少还真是与您投缘呀。”
  “是啊!原来都是一家人。”
  “唉!爸爸你不是要和忻爷爷有事儿说?”
  “喔,什么事儿?”忻语那带着疑惑的笑意,竟一样充满温情、挚诚。
  “您老人家的事儿,我听孩子说了,所以我也想……想出一份力帮您分担一些。”
  忻语的心被猛得揪了一下,一时间被这份突如其来的意外感动的不知所措。

(四)

  世事难料,忻语无法相信,站在他眼前的这个沉稳内敛阳刚的男人,也本是一个背着故事一路艰难行走的人。他的名字叫常思。
  常思曾经因为家境穷困,高中被迫辍学,告别家乡与父母去北漂,但因为才智超群、品行卓越、工作勤恳敬业负责、富有上进心,被公司老总提携,出国深造,经过多年的学习、钻研、打拼,逐渐成为了商业巨头。但母亲临走时说得话时常犹在他耳边萦绕,“不要忘本,要常思常醒。”如今虽然他富裕了,成功了,但依然保持质朴的本色,更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原本想让父亲一起进城,更方便照顾他,可父亲宁死也不愿去大城市被污染被孤独,他别无选择,只好暂把九岁的儿子留下与老人相依作伴,所以他一抽出时间就回来探望。
  没想到这一次探望冥冥中缘起、缘聚,天意难违。
  “孩子不能没有父母呀!”忻语若有所思,“如果不嫌弃,你把孩子带走,把老常留下来由我照应,反正我们也那么投缘。”
  “好好好,这样好,只要你还能带着孩子常回家看看我就知足了,人老不中用了,太习惯农村的味儿了,城市我实在住不了。”老常乐呵呵地回应。
  “这……这不太麻烦您了,您已经很不容易了!”常思为难。
  “没什么,只要老常愿意、开心就好!”
  “您说的对,人这一辈子最难买的就是健康与开心,所以只要父亲能够健康快乐,我什么都依顺他。”
  “老常有福呀,有你们这么个孝心儿子和贴心孙子。”忻语双眸有些模糊,竭力稳定着内心的翻江倒海。
  “爷爷想姑姑了?”孩子的率真总是童言无忌。
  “没什么,没什么。”忻语故作轻松,却依然难掩心底那抹苦楚。
  “以后我们也是您的亲人,会照顾您、爱您!”之爱的神情像个小大人似的十分认真。
  “嗯,以后我们也是一家人。”常思郑重承诺。
  忻语喟然长叹,“好,一家人,一家人好啊!”
  景物思女的酸涩终于让忻语老泪纵横。
  “爷爷别难过了,或许姑姑和奶奶现在已经回家了呢?”之爱安慰。
  虽然只是孩子的一句宽言,但让忻语百感交集,充满期盼。
  从此,忻语家又多了一个人,当然是老常了。而老常的儿子与孙子也就成了忻语家的常客了。他们几乎每个月都来,送来蔬菜、水果、米面、玩具好多,常思还要留给忻语一些钱照顾老人和孩子们。忻语总嫌太多,总说自己不缺钱,政府一年里还有不少救助,可常思总是硬塞给他,还说如果是一家人就不要再和他那么客套介怀,还希望他不要再出去干修鞋那么累的活儿。然忻语不干,他说他还有剩余价值,还要继续发挥他那已剩不多的余热,在劳动的收获中感受更多的快乐,让他不要担心牵挂。常思只好妥协。每每看着之风帮忻语摘菜、做饭,不亦乐乎;之霜为咳嗽的父亲捶背,充满孝心;之雪、之雨、之爱一起玩闹的前仰后合,笑语盈盈。
  这个本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的团结、和谐、互助和快乐,让常思由衷的感慨,“原来爱可以这样不凡,让一个简陋的小屋可以奏出如此奇妙而独魅的音色!”
  有一种爱心,在四季里盛开;有一片真情,在流年里厚重;有一种精神,在世俗里传递;有一些日子,就这样在记忆里定格!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惟有不求回报的奉献精神令人怀念、称颂、敬慕。
  忻语的一生心存大爱,怀抱慈爱,不断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爱心故事,让爱延伸,让爱不凡,让爱终成就了100多个孩子的希望支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义文苑---- 尚义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4 )

GMT+8, 2021-6-21 21:51 , Processed in 0.140829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shy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